English | 简体中文
  • canada

    italy

    1

    denmark

    2

    3

    4

    (图文)

    5

    6

    7

    8

    10

    eni

    eda

    psc

  • (图文)

    (图文)

    (图文)

    (图文)科技日报

    中国网

    高端装备

    船舶采购

    海事网

    金银岛

    海洋石油

    (图文)

    (图文)

    中国海洋报

    (图文)港口

    (图文)

    (图文)

    (图文)海洋工程

    (图文)船舶

    (图文)海洋工程

    (图文)cnship

    (图文)海洋装备网

    (图文)协会

    (图文)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新闻

伊朗重金投资船舶与海洋工程,多国企业将受益

  未来5年,伊朗计划在上游及下游行业油气项目上投资2500亿美元,这其中包括船舶和各类海洋工程项目。从此前的1200亿美元到现在的2500亿美元,谁都不知道伊朗到底会投多少钱,但有一点可以肯定,伊朗已经开始启动相关项目,而包括广船、大船在内的一批中国船企也已经主动展开行动。

  伊朗将在油气项目上投资2500亿美元
  Mohammad Souri目前是Vesta Tamin International的总经理,并且担任伊朗石油部门的顾问。Souri指出,伊朗国家石油公司(NIOC)和伊朗国家天然气公司(NIGC)分别控制着全球18%的石油和9%的天然气,这两家公司目前正在计划约50个油气项目。
  作为NITC的前首席执行官,Souri对伊朗国家油轮公司(NITC)和伊朗国家航运公司(IRISL)的船队扩张需求了如指掌,并表示这两家公司均有建立新商船船队的雄心。他表示,NITC和IRISL都有意订造新船,包括集装箱船、散货船、化学品船、LNG船、LPG船以及不同船型的原油船和成品油船。
  NITC在其官网上称,NITC有着庞大的油船船队更新计划,计划建造并收购25艘油船,总运力达到600万吨。而IRISL也在官网发布公告称,伊朗船队扩张计划主要包括总计579000TEU集装箱船,200万载重吨散货船以及160万载重吨油船。
  此外,伊朗也在计划更新其现有的造船厂,特别是Bandar Abbas船厂,用于建造各种类型的船舶,包括海工船、钻井船(船型 船厂 买卖)、海上平台及导管架等。Souri表示,伊朗有着巨大的船舶融资及相关服务需求。
  中国船企已经积极展开行动
  去年年末,伊朗造船海洋工业公司(ISOICO)总经理Hamid Rezaian曾经表示,ISOICO将在制裁解除后开始一系列大型建造项目,并将与全球主要船企合作。目前,ISOICO正在与中国、韩国、意大利、德国及土耳其公司进行谈判,希望落实合作项目。
  与时同时,为了在未来的伊朗新造船订单中分一杯羹,一些嗅觉灵敏的中国船厂也已经主动展开行动。
  此前有消息称,广船国际已派相关人员前往伊朗洽谈业务。中船防务董事长韩广德表示:“此次前往伊朗,不代表能签署任何合同。但油轮是我们的主营业务,这是个不错的机会。”
  据了解,中船防务的前身广船国际在上个世纪90年代曾为伊朗建造过不少船舶。所以与伊朗合作,中船防务具备一定的优势。
  消息人士称,大连船舶重工集团也在协商为伊朗建造集装箱船以及油轮。
  而据上海一船舶经纪人的消息,其他一些国内船厂也派遣了相关人员去伊朗洽谈造船业务。
  船舶经纪公司EA Gibson称,伊朗国家油轮公司(NITC)在经济制裁解除之后,将会在时隔近5年之后重新回到造船市场,近期“极有可能”签署油轮大单,而这份合约很可能在中国下单,或可能由石油交换协议作为融资对价。
  据伊朗劳工部长此前透露,一家中资银行将提供50亿美元的信贷资金,支持伊朗国航(IRISL)和伊朗国家油轮公司(NITC)扩容船队。就在近日,有消息称,中国工商银行高层近期将前往伊朗,针对全球航运业与伊朗达成约40亿美元基金合作。对此Souri表示,希望伊朗能与国际银行快速恢复合作关系。伊朗的投资项目需要数十亿美元的资金。
  欧洲船企纷纷和伊朗签约合作
  去年年底,伊朗造船海洋工业公司(ISOICO) 和俄罗斯Krasnye Barrikady船厂签署了造船谅解备忘录。
  俄罗斯Krasnye Barrikady船厂近日宣布,船厂即将获得来自伊朗的一系列钻井平台订单。
  Krasnye Barrikady船厂董事Alexander Ilyichev表示,这些钻井平台将用于在波斯湾进行勘探生产活动,这一建造订单将涉及大量钻井平台,价值数十亿美元,其建造周期计划持续数十年。
  此外,Ilyichev称,Krasnye Barrikady船厂还有望从伊朗国家油轮公司(NITC)获得数艘油船订单。
  今年年初,意大利Fincantieri船厂也与伊朗造船海洋工业公司(ISOICO)签署了合作发展框架协议,涉及船舶建造和潜在的共同项目开发。相关建造合同总价值约为1亿欧元。
  根据协议,Fincantieri将与ISOICO旗下新船厂Azim Gostaresh Hormoz Shipbuilding Industry(AGH)在商船及海工设备建造、维修和改装项目上合作。这将涉及建造过程的详细设计和优化、整个生产阶段的技术咨询和协助、以及人员培训。
  Fincantieri签署的另一项协议是子公司Isotta Fraschini Motori(IFM)的船用发动机供应协议和铁路运输协议。IFM将为伊朗政府提供600台适合小型船舶使用的船用发动机。
  韩国船企有望获180亿美元船舶大单
  去年严重亏损的韩国船企正寄希望于新兴的伊朗市场。在伊朗制裁解除之后,韩国船企希望从伊朗获得大型船舶订单。
  2月29日,韩国和伊朗经济协议渠道——经济共同委员会在时隔10年之后再次在德黑兰举行。韩国产业通商资源部部长周亨焕希望伊朗官员能够帮助韩国船企接获伊朗国家油轮公司(NITC)价值180亿美元的原油船和LNG船订单。受此影响,上周五,韩国三大船企股价均出现显著上涨。
  然而,分析师认为,NITC不大可能会选择同时订造全部新船,而是会在未来3至5年陆续完成新船订造,每年签署30亿至50亿美元新单。
  此外,NH Investment and Securitie的分析师指出,任何一家韩国船企都无法在伊朗的这一招标中取得全胜,大宇造船及其他韩国船企需要将与中国船企展开激烈竞争以获得订单。他认为,韩国船企应该采用灵活的方式提高其手持订单量,而不仅仅只是依赖于伊朗市场。
 
 
~4LD7V84X}3DI[S8~_ODGS9.jpg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免责声明 | WAP 技术支持:人脉网络
Powered by 北京当代联合国际会展有限公司 Copy Right All Rights Reserved.
  © 2013 - 2015 CIME Inc. 京ICP备13052190号-2